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(中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4-6

-----正文-----

4.

苍睡了不知道多久,中间因为疼痛醒过来一两次,闷得难过,又无力气做任何事,只好继续睡下去。他在昏昏沉沉中看见光,一道人型影子站在光里,身后展开六片巨大的黑色羽翼。

那是弃天帝吗?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,只觉太炫目了。那个人向他走过来,手上也像聚着两团光,六翼随着步伐扇动,落下片片黑羽。

——黑色的羽毛,应该是某种栖息地在北方岛屿上的大型鸟类。

苍无法动弹,只有脑子转得飞快。那个人走到他身前,额饰点缀着宝石和羽毛,双瞳异色,璀璨得有点极地附近船上装饰的惊鸟绳的样子。他充满戒备地看那人打开双手,把自己笼进光里。

“不会很久,你忍一下。”

“你……”苍斟酌用词,出于对神的尊重而没有使用简称,“你是海鸟之神?”

“不是。”弃天帝说,“你为什么会这样想?”

苍不再说话,也没有力气说话了。骨骼和肌肉叫嚣着生长,痛与痒让他脊背冒出一层冷汗。弃天帝面不改色,将他所有痛苦收进眼底。神一动不动地站在他三步之外,没有多余的动作,六翼的根部在黑袍之下,被苍盯住看了半天,倏然消失了。

“我不是什么天使,也不靠胸肌振翅。”弃天帝居高临下地看着苍,“不许提问。”

苍咬住嘴角,让自己不要发出任何声音。

治疗过程比他想象的要快一些,有一瞬间,苍眼前浮现出不可思议的异象:海岸上的帐篷与篝火,有个和弃天帝很像、只是黑色装束换成白色装束的人掬起一捧冰雪,揉搓自己僵硬麻木的四肢。他像个幽灵浮在半空,帐篷里的情景不得而知,只能从俯视角度拼凑细节。他看到不再流血的伤口,青紫交替的瘀痕,水渍冻结成冰,织物变得硬而脆弱。那躯体上也许还有更多更深的骨折,回炉重造没准都比另一个弃天帝看起来有点笨拙的修复更快些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mesadfun.com

(>人<;)